2010年11月14日星期日

瓷花盛開的峇峇豪宅




馬六甲的峇峇娘惹特別喜歡花,頭上有花,手指有花,食物有花,衣裳有花,桌子有花、櫥櫃有花,燈有花,牆有花,屋頂有花,地上有花……無處不花。
木雕泥塑瓷燒的花,永不凋謝,凝住最美的芳華,襯出峇峇娘惹最細膩的一縷心思。
大大的峇峇豪宅一樣用花襯托,舖在牆上,舖在地上,尤其是進門之前的五腳基,滿地的花磚讓客人踏花而來,花艷情深一路款款。
峇峇娘惹愛花瓷磚,不但把花瓷磚塊貼在生前的豪宅,死後的墳墓也少不了
不知道是否受到峇峇豪宅的影響,馬六甲的傳統高腳馬來屋後來也愛用花瓷磚來舖設石梯,也就是著名的馬六甲梯(Tangga Melak),以取代原來的木造梯。貼花瓷磚的馬六甲梯也是馬六甲與其他州屬馬來傳統高腳屋極不同而突出的本身特色。
瓷花磚于十九世紀開始傳自歐洲,例如英國、比利時、荷蘭、法國,也有來自日本的。
像這類用花瓷磚作建築裝飾的風氣,在當年英殖民地時期的“三州府”新加坡、馬六甲和檳城都非常普遍可見,但仍以馬六甲和新加坡的較古老、呎吋較大,檳城的較新而呎吋較小。
馬六甲舖在地上的花磚的呎吋多為6吋方、8吋方至10吋方,舖在牆腳的瓷花磚多為6吋方,當然還有更小作圍邊用的。
有些瓷花非常精美,花朵突出,紋理纖細,釉彩亮麗。舖在地面的花磚則相對較低溫燒釉,而且都屬平面磚。
這些瓷花磚,在當年只是其中一種建築材料,有防水和裝飾的作用。近二十年來,漸漸變成搶手的古董。
一方面是因為同樣的瓷磚已經無法再找到,二來是舊屋子也日益改變或消失。尤其是馬六甲傳統高腳屋,更是迅速消失於城市化的發展洪流中,裝飾有花瓷磚的“馬六甲梯”越來越難得一見。
荷蘭街和老街區的峇峇豪宅築即使還在,牆上和地上的花瓷磚也常常有宵小來盗挖,位於郊區的老屋及藏在墳山的墳墓更加是肆無忌憚的被破壞。
花瓷磚和老房子的美麗容顏,肯定將越來越難保留。
報道/攝影:歐陽珊
甘榜吉靈回教堂所用的歐式花瓷磚。
三寶井橫街的住家五腳基的地上、柱腳和牆壁都舖上瓷花磚塊,
除了裝飾,也有防水的實用功能。
今天人們的腳、腳車甚至電單車,都還是不會對地上的花磚憐香惜玉。
從牆上地上挖出的花瓷磚,被擺進老街小店出售,越賣越少,越賣越貴。
峇峇娘惹的墳墓也像住家一樣,舖上漂亮的花磚,可惜大多受到宵小挖掘盜賣。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