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7日星期三

荷蘭街最宏偉的徐氏宗祠,是徐炎泉家族的祖屋




徐德炎攝于荷蘭街徐氏宗祠前。他以徐氏宗祠為榮。
徐氏宗祠也是荷蘭街最明顯易見、由荷蘭人設計的宏偉建築。

整個徐氏宗祠的重心,就是這個小小的空間。神龕內有27個祖先牌位。

徐氏宗祠的門窗,用粉彩暗花玻璃裝飾。安祥寧靜。



荷蘭街最突出顯眼堂皇奇特的老建築,首推117號,歐式塔形建築的徐氏宗祠。這個宗祠從來不開放給外人參觀,一般人只能在外張望拍照,也不知內里有何乾坤。

其實,這座宏偉建築不是給生人住,是給先人住的。這個宗祠也不是一般徐氏宗親的宗祠,這個宗祠只屬于馬六甲曾經顯赫一時的富豪徐炎泉家族的私家宗祠。建築中心部位的塔內,確然供著徐家歷代祖先牌位。

峇峇人有一個傳統習慣,就是保留一間“祖屋”(rumah abu)作為家族後人聚集慶祝節日的地方,歷代祖先牌位都會供奉于祖屋內堂。

徐炎泉是誰?在家族逐漸散居世界各地之後,徐氏宗祠日後將作何用途?

徐炎泉的玄孫徐德炎7月間從澳洲返馬,在馬六甲出席了一項世遺講座,講述他和徐氏家族的許多少為人知的人事物。在講座過後,徐德炎還接受本報獨家專訪,進一步述說徐氏宗祠未來的可能發展,及他本人希望可以尋找更多家族歷史的意願,包括尋訪徐家古墓。

徐氏家族的顯赫歷史,肯定將為馬六甲峇峇歷史填上許多空白。

以下報導,來自徐德炎的演講及專訪內容。

■族譜當是食譜

“我們峇峇人都不懂華文,也看不懂墓碑的碑文。10年前見到徐家族譜時,我還以為是食譜。從小在徐氏宗祠內拜祖先牌位,卻不知道神主牌上講什么,只懂得拜。”

荷蘭街塔型建築建于1925年,是徐炎泉(Chee Yam Chuan1819-1862)的孫兒徐垂清(Chee Swee Cheng1868-1938)負責建造,主要用途是作為祖屋及供奉先人的宗祠。

徐德炎說,根據族譜,徐家先輩中國漳州來到馬六甲後,傳到徐炎泉是馬六甲的第五代。徐炎泉有2位夫人10個孩子,第六子是徐德炎所屬那一支的子息。一路點算下來,徐德炎是第九代。

以下是根據他所寫他本身所屬那一支的系譜,從來到馬六甲的第一代Chee Soo Chan(1689-1752)開始,然後是Chee Ee Beng→Chee Tiom Kong→Chee Kim Buan→Chee Yam Chuan(徐炎泉)→Chi Lim Bong→Chi Sun Cheng→Chi Hock Chiang→Chi Teck Yam(徐德炎)→Chi Cheng Hui→Chi Wei Ming。

徐德炎曾于數年前回中國鄉下尋根,發現徐炎泉在中國鄉下遺留的大屋子,大屋前面有還有高高的牌坊,但當地鄉人和親人卻說不出徐氏到底做了什么事而獲得建立牌坊。

■宗祠塔引以為傲

看回馬六甲,徐德炎欣慰還留下一個以徐炎泉字母為標誌的徐氏宗祠塔形建築。

“這座漂亮宏偉的獨特建築,是我們徐氏的驕傲。”

他說,徐氏兩年前耗資1百多萬令吉重修此建築。

“我收集和整理了很多徐氏家族的資料、照片、文物。我會把它們掛在宗祠內,讓年輕後輩日後來這里拜祭時瀏覽,不要忘記祖先的光榮事蹟。”

徐德炎說,他每年4次會回到這里與親友歡聚,拜祭祖先:“華人新年、清明、中元節和祖先忌日,都是我們回來的時候。”

■宗祠由徐垂清興建

徐氏宗祠是由徐炎泉的孫兒徐垂清于1925年所興建,由荷蘭建築師所設計,樓高四層,是荷蘭街最高的建築,也是造型最獨特、堂皇的建築。

徐氏宗祠主建築前面是高高的鐵花圍牆,牆門有4根火炬型的大柱子,鐵花門上鐫刻著“CYT”。徐德炎解釋說,當初建徐氏宗祠,是用“廟”(temple)來申請的。主建築後方是另一個露天小庭院,面向此庭院的牆上才是“CYC”(Chee Yam Chuan)的字母縮寫設計。

主建築前面是一個有草坪的大廣場,廣場一旁還建有漂亮的男女廁所各一間,廁所前面是用紅色鐵鏽石建造的一口圓井。徐德炎說,從前辦活動時,前面廣場也很熱鬧,這個主建築以外的廁所,是為了供在此處活動的人方便所用。

主建築的中央是一個往上攀升的塔井,塔的兩旁則是多個寬闊的活動空間。塔的一樓神龕裡,放置27個祖先牌位。

整個宏偉的建築,只為了供奉這一方小小的神龕,可見峇峇家庭對祖先供奉的重視。

一入正門,可見牆上被放大懸掛的2張人像,一邊是最為人所知的徐炎泉,另一邊是建塔人徐垂清。

■徐炎泉21歲任福建族長

徐德炎說,徐炎泉在21歲時,就被委為甲坡福建族群的領袖,幫忙英國殖民統治者管理福建人的事務,調理糾紛,也曾獲得中國政府贈予如意棒,及協助青雲亭重修工程。

“徐炎泉的生意主要包括錫礦、種植業。根據1924年的一項報導,雪州皇室曾贈予徐炎泉3把馬來劍。這些馬來短劍還被留傳著。”

當年積極發展錫礦業雪州皇族拉惹阿都拉,于1857年向馬六甲的徐炎泉與林西河借款3萬元,招募87名華工從巴生乘船深入上游地區,“安邦”是他們開始採錫的起點。這也是一段更早于葉亞來的吉隆坡開埠史。

從雪州皇族也要向他借錢,可以看出徐炎泉當時的富甲一方。

徐德炎說,徐炎泉是于 1862年的一個晚宴上,被他一名姐妹的丈夫鎗殺。

他指出,徐炎泉的墓位于愛極樂大道,現在的班台醫院對面和武吉士木閣一帶曾經是徐氏墓園。因為發展的緣故,古墓于十多年前被剷平。

■徐氏家族威水史

除了徐炎泉最為人津津樂道之外,徐垂清也是徐氏家族史中另一位佔有重要位置的人。徐垂清是華僑銀行(OCBC)的首任董事主席(1933-1938),也是和豐銀行(成立于1917年)的創始人兼董事長。其家族至今仍是華僑銀行的大股東。

徐垂清長袖善舞,但也以節儉著稱。他留下的名言是:“賺錢是很容易的,如果你能夠抓緊機會;虧錢也是很容易的,如果你不小心的話。”

徐德炎說,徐垂清16歲去新加坡發展,進入橡膠行業,後來在北婆羅洲擁有5千依格膠園地。

徐德炎指出,徐垂清也是一名大慈善家。因為同情漁民無法購買冰塊,徐垂清興建Atlas Ice冰廠。這間冰廠至今仍然操作,就在三寶山腳,明年將慶祝100周年。徐垂清曾于1928在墨爾本興建一座鐘樓,後來被英國人剷除,2002年重建鐘樓卻不再刻上他的名字。馬六甲中央醫院一個病樓刻著徐垂清的命名。徐垂清于1930年在山打根成立一個教育基金……等等。

其他如徐瑞雲、徐錦雲等都是峇峇社會熟悉的名人。徐瑞雲也是現任釋迦院署理主席,他對這間峇峇社會關係最密切、由錫蘭僧侶主持的佛寺貢獻良多。

受訪人徐德炎曾任南洛膠園經理多年,退休後移居澳洲墨爾本。

■徐氏宗祠或闢家族文物館

徐德炎表示,他自10年前開始整理本身的族譜。他說,他那一支系譜不知為何曾經消失于族譜中,通過在中國與馬六甲的尋訪、古墓上的後裔名字、及徐氏宗祠里的祖先牌位等,他才漸漸把血脈連接起來。

“華人有一個風俗習慣,人死之後在墓碑上用的是另一個名字。這對我們後來尋訪的人造成很大的困難。”

經過多年的努力,他把族譜越做越完整,也把宗祠里的文物和照片等好好整理了一番。

“我會把這些家族歷史文物展示在宗祠內,希望年輕一代可以一目了然,不必像我那樣辛苦。是否對外開放?唔,這要獲得家族同意才行。再看吧。”

報道/攝影:賴碧清


懸掛在徐氏宗司大堂的徐垂清照片。徐垂清也是當年建造徐氏宗祠的人。

在徐氏宗祠塔頂的露台,可以望見世遺老街區360度的全景。
圖左遠處可見三寶山雄踞,圖右的綠丘則是聖保羅山。

徐氏宗祠是荷蘭街最高的建築物。主建築前是一個寬闊有草坪的廣場,
臨街的圍牆大門處是4枝火炬型大柱。圖右邊的小城堡式建築,
原來是供外人使用的公共廁所。

徐氏宗祠前方廣場旁的公共廁所。圖左較大的是男廁,
圖右靠近主建築較小的是女廁。
兩廁的中間是一口井,井內壁用紅色鐵鏽石建造。



每年有4次是徐氏家族回來宗祠祭祖和團圓的節日,那就是新年、清明、
中元節和祖先忌日。

徐炎泉的照片(右)和置于徐氏宗祠大堂的官服畫象。左為徐德炎。


當年雪州皇族送給徐炎泉的馬來短劍。

3 条评论:

amy 说...

如果没有你的报道,真的不知道徐氏宗祠的来龙去脉。谢谢!

Ian Choy 说...

谢谢您的报道,身为徐氏的一分子,我真想去看看,不知道要怎样前往。请问有没有他们的联络地址或电话?请Email 我, yenman88@qq.com

LPC 说...

這是私家宗祠,並不允許外人參觀。